被诉人如何行使沉默权

沉默权是司法公正重要的原则之一。具体是指从警察调查阶段到正式开庭审理,嫌疑人都享有对国家机关保持沉默的权利。换句话说,为了防止国家机关滥用权力,嫌疑人不能被强迫在对自己的审判中自己证明自己有罪。

在加拿大,沉默权受到人权宪章第7条和第11(c)的保护。

广泛意义上的沉默权不是绝对的。即使你向警察提供的证言不能在今后开庭时被法庭用来作为定罪的依据,但在很多时候,你可能没有选择而必须向国家机关或其工作人员提供证言。

比如,你在过境时必须诚实的回答边境管理人员提出的所有问题。

再比如, 你在开车时必须如实向警察提供驾驶执照,车辆登记和保险记录, 尽管你有权不承认警察指控的违章驾驶等和驾驶有关的指控。

再比如,被警察要求告知自己的身份和问道其他问题时,你必须如实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并不应提供虚假的信息。 这里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对警察撒谎可能会被按妨碍警察执行公务起诉。 而就莫须有的事情向警察投诉,可能会按违反公共持续起诉。

再比如,每位加拿大居民都要求如实填报个人所得税。

最后,按照法律规定,在对涉及到人身伤害的事故进行调查时,事故当事人必须提供证言证明事故的真相。通常事故当事人在类似情况下提供的证言不能在今后作为追究但事人刑事责任的证据。但是,如果事故当事人在证言中撒谎,他(她)将不可能对撒谎而产生的法律后果免责。

严格意义上的沉默权是由犯罪嫌疑人启动的一项权利,即拒绝回答警察或政府调查人员提出的问题。但警察有权使用各种手段, 包括对嫌疑人撒谎,来改变嫌疑人不愿意提供证言的心理和行为。警察依法可以使用的手段非常自由,比如将嫌疑人招募到一个虚拟的犯罪组织里。甚至特别极端的情况下,警察告诉嫌疑人只有向虚拟犯罪集团的老大坦白犯罪的事实才能继续在该犯罪集团里工作。

虚拟犯罪集团(“Mr. Big Operation” ), 是指整个犯罪集团是由警察团队虚构的, 从老大到刚刚入伙的跑腿跟班都是卧底警察。简单的说,除了犯罪嫌疑人本人,其他所谓的“黑道兄弟”都是警察演员。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早已不允许警察以“虚拟犯罪集团方式”获取证据, 认为此类运作实际是对犯罪嫌疑人设立的一个“陷阱“,因此而得到的犯罪证据也不可信赖。但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犯罪老大行动”依然合法。仅BC省每年用于“犯罪老大行动”的费用就上百万。

总之,除了不能使用折磨,威胁或压迫迫使犯罪嫌疑人招供外,警察可以依法使用的调查手段可能义乎寻常。因此有效行使沉默权的基本原则是:除非是以证人的身份被询问,不要向警察或任何人( 除了自己的辩护律师)提供证言。

庭审实践表明,检察官一定会使用嫌疑人的承认自己有罪的证言来证明嫌疑人有罪, 而不会将嫌疑人提供的证明自己无罪的证言提交法庭。唯一例外是,检察官认为用后者来证明嫌疑人撒谎。 比如,嫌疑人在法庭上提供的证言和开庭前的证言有不一致的地方。检察官希望将两个证言放在一起,提请陪审团或法官不要相信嫌疑人对自已有利的证言。

在加拿大,在警察向嫌疑犯提问时,嫌疑人没有权利要求自己的律师在场。 嫌疑人被警察收监或逮捕后和正式被质问之前,只有咨询律师的权利。一旦质问开始,嫌疑人可能无法在质问期间再咨询律师。

我们建议嫌疑人以下方式行使沉默权来保护自己:

第一,在和警察接触之前先就警察调查的事件咨询律师。在警察调查阶段聘请一位律师随时可以回答你的疑问。有经验的刑事辩护律师可以就你是否应该提供证言的法律义务和调查中可能面临的事宜提前提供法律建议。有时,你的律师还可以代理你与调查机关或警察沟通。

第二,如果你在没有预料的请况下被逮捕或收监,并且警察宜京开始对你的质问, 向警察要求行使需求法律咨询的权利。作为嫌疑人,如果你没有自己的律师,你也有权利通过电话向免费的律师咨询相关法律问题。

第三,在被质问时,除了诚实的说明自己的身份之外,不要回答警察的问题, 无论问题听起来有多无关紧要, 如天气,学业,爱好等。不要撒谎。 只是重复“我不原意提供证言”。不要用暴力反抗警察逮捕,尽量配合警察的要求, 否则可能会以袭击警察而被起诉。但可以使用被动不合作行为。如,不和警察对视, 不和他交谈,不回答问题,也不提供证言。如果你不得不将凳子转过去面对墙以避免和警察对视,你可以这样做。警察不能用对你身体进行强制而要求你提供证言或强迫你看他(她)。

第四,最后,除了你的律师, 不要和任何人讨论你的案件。 这包括你的朋友,家人,医生和其他公务人员。对于重大犯罪行为,只有你和你律师之间的谈话是隐私不能向外透露的。 实践中,许多时候,警察会争取其他人员配合从嫌疑人那里得到认罪的证言。除了你的律师,其他任何知道你的犯罪行为的人,都可能主动或被强迫出庭做对你不利的证言。

本文作者:Daniel Henderson律师, 由李黎律师翻译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全文。 如转载转述部分内容, 必须注明原文出处”捍理律师事务所“)

一般仇恨性言论和仇恨犯罪的区别

最近华人社区对Richmond汽车上对中国产品的歧视语言均义愤填膺。但因对相关法律不了解,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样的歧视语言是否构成犯罪, 自然也不明白为什么警察没有立案调查。因为捍理律师事务所长期从事刑事诉讼,所以则无旁贷,我趁此机会对相关法律作一个简单介绍。

仇恨言论有很多表现形式。最常见的是歧视, 即对待一个人或一群人不是以这个人或这群人的优缺点为基础而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以持用的偏见态度和信仰为基础。该行为可能采取谩骂,涂鸦,笑话,辱骂和人身攻击的形式。仇恨言论还可能体现在种族主义, 即持有一种信仰或意识形态,假设遗传生理特征和社会或心理(包括性格和智力)性状之间存在联系。种族主义如被制度性权利支持将会转化为体制性歧视, 即社会和组织结构有意或无意地排除,限制或歧视的那些不属于传统主流群体的个人。

仇恨犯罪是一种刑事犯罪行为。 产生这种刑事犯罪行为的动机是源于种族,民族或人种,语言,肤色,宗教,性别,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性取向和其他类似因素而产生的仇恨。几乎所有的仇恨犯罪都是歧视, 但并非所有的歧视都属于仇恨犯罪。如,种族谩骂语言或玩笑并不会被定性为仇恨犯罪。种族歧视可能会发展成为仇恨犯罪,但仇恨犯罪也可能包括一些针对弱势群体而超出了种族歧视的行为。

加拿大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打击 “仇恨犯罪”的法律体系, 也没有对“仇恨犯罪“统一认可的定义。  但,在加拿大人权法,刑法,和各省的人权法规对严重的仇恨或歧视行为有一定的制裁。

其中,加拿大人权法案第13条规定:通过电话或互联网或其他类似沟通方式将个人或群体暴露在基于歧视而产生的仇恨或轻视是一种歧视行为。与刑法不同,本条规定不需要证明行事人的动机,只要煽动得言论可能对“可识别团体“产生不利影响就可能被认定为违反了人权法案。一旦被认为有违反此规定,人权法庭可以命令行事人立即停止该言论, 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和支付最高不超过10000元的罚款。

加拿大刑法第318条和第319条规定以下行为是犯罪:(1)种族灭绝;(2)煽动仇恨;或(3)制造公众言论推动对基于人种和/或肤色而可以识别的群体的仇恨。如果行为人因违反这两条规定而被认为有罪,可能会被判处最长不超过5年的监禁和支付最高不超过5000加元的罚款。但要依据刑法对行事人的仇恨言论进行 起诉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经过言论发生地省级总检察官的批准,并必须证明该言论是嫌疑人的因为仇恨而故意发表的言论。

加拿大各省有自己的人权法规。按照BC省人权法令,执法官可以要求违法者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可以命令违法者向投诉人支付一定金额用以补偿投诉人尊严,感受和自尊受到的损害。

各省的警署在执法过程中是在参考人权法和刑法法规的基础上, 根据当地社会现实状况而形成该省认可的”仇恨犯罪“概念“ 。 如多伦多警署认为,仇恨犯罪是指对人或财产的犯罪行为。 该行为的产生完全是基于受害人的种族,宗教,民族,人种,性取向,性别或残疾。 埃尔伯塔仇恨犯罪委员会认为仇恨犯罪是指一种针对人或财产的犯罪行为, 而且其全部或部分动机源于受害人的真正或被认为的种族,宗教,民族或人种,语言,肤色,宗教,性别, 年龄, 智力或身体残疾, 性取向或其他类似因素。

以上述法律规定分析最近出现在汽车后部对中国产品的仇恨言论, 虽然该言论提及了中国产品,但并没有针对中国人群。 同时,该言论的发布人随后解释他绝对没有针对中国人群体的意思。因此,警署确实没有足够的依据对该行为以仇恨犯罪进行调查。

当然,仇恨言论对受害人个人或受害团体的影响是相似的。从中国社区的种种反应可见,中国人群确实已经受到了负面影响。

我个人认为,这类言论已经接近犯罪的边缘。 行为人如果对中国制造的产品有意见,完全可以不购买。这是他的自由。但将对产品的不满升级到对中国的不满,已经非常接近刑法319条中规定的制造公众亚伦推动针对中国人这一可识别群体的不满或仇恨。

同时,中国社区可以通过发布媒体发布会或集会的形式表达对此类言论的反对态度。加拿大的文化是以多民族包容为主要特征的,类似的言论与加拿大一贯引以为自豪的文化相悖,应该立即停止。

本文作者:Daniel Henderson律师, 由李黎律师翻译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全文。 如转载转述部分内容, 必须注明原文出处”捍理律师事务所“)